永乐大典(残卷)-《终文》(湖北三闸岳满)永乐大典(残卷)《二支诗》(湖北三闸岳满)永乐大典(残卷)-《慕容德》《慕容超》(湖北三闸岳满)

周武王时期分封了哪些诸侯国?

【毛詩注疏(毛詩正義)序】 汉·毛亨 传,郑玄 笺,唐·孔颖达 疏。
诗经注解(283)载见
周颂·维清原文、翻译及赏析

微信公众号|寒山喷史

《上古先汉民族史》系列

129 武王分封与周公摄政

文/图/辑|寒山忆雪

上节说到,原本只是与商王国势均力敌的周王国,与反帝辛的商国贵族里应外合,经牧野一战灭掉了商王帝辛的势力,随后占据了商王畿南部的管蔡之地,设立管国蔡国,又将剩余的商王畿一分为二,北部保留商国,由武庚任国君,东南部交给微子启建立宋国。

除了分封管、蔡、宋三国外,武王还进行了其他一系列分封。

第一种分封是追封上古先王的后裔,打出的旗号是兴灭继绝(兴灭国,继绝世),也就是把上古已经灭亡的王国霸主后裔追封一遍,让他们延续祖先的祭祀。

被追封的有古唐国尧的后裔、古虞国舜的后裔、夏王国的王室后裔。

《史记》记载尧的后裔被分封在蓟地,但《礼记》又说蓟地是武王追封的黄帝后裔。而根据当时古唐国仍然存在于临汾盆地来看,武王追封的尧后裔,应该就是唐国君主。

虞夏后裔的封国没有争议,虞国后裔被分封在陈地,是为陈国,在现在的豫东南淮阳一带。夏王族的后裔被分封在杞地,是为杞国,在现在的豫东开封南部的杞县一带。著名的成语「杞人忧天」一词,就来自于这个杞国。

至于封黄帝后裔于祝地或蓟地,封神农氏后语于焦地的说法,暂时还难以考证,姑且存疑。

第二种分封的是周人集团中的姬姓王族成员。

姬姓王族被封成员,有文王的弟弟虢仲虢叔、季历兄长仲雍的后裔。

虢仲虢叔被分封在虢,位于关中西部,大约在现在的宝鸡陈仓一带。仲雍后裔被封于虞,位于现在的陕原盆地东北部和运城盆地东南部,以现在的山西平陆县为中心。这两个封国辈份比较高,地位尊贵,所以尊号与唐、陈、杞、宋一样,都称作「公」。

文王的儿子(武王之弟)也在分封之列,但仅限于老三叔鲜和老五叔度。史书记载其他王弟在武王克商后也被分封到各地,但从他们的封地来看,显然不太可能。比如周公旦、曹叔振铎、郕叔武、郜叔、滕叔的封地都在泗上地区,但周武王时期周人并没有控制这里,显然不可能分封王弟到这些地区。而康叔封也是明确记载,在周公东征之后,才分封到商王畿的。

但也有一些王弟可能被分封,比如周公旦封于周(岐邑),毛叔郑封于毛(扶风),毕公高封于毕(毕原,今咸阳西北),鄷叔封于丰(西安西南)。不过严格来说,这些封国属于「家」,也就是畿内诸侯,还算不上诸侯国,只能算采邑。

存在疑问的是霍叔处、郇叔、雍叔、原叔、聃季载五人,他们的封地分别位于临汾盆地、河内平原西部和中原地区,这里已经被周人控制,按理说,他们五人被分封是有可能的,但也不排除是周公东征之后才分封的。

第三种分封的是对武王克商有功的异姓方国。

这其中,自然少不了牧誓八国中的庸、彭、卢、濮、髳、微、蜀这个7个方国。虽然他们与周国是盟友关系,但盟友不代表地位平等。在地位不平等的情况下,宗藩关系就是结盟的主要方式之一。所以这七国接受武王的册封,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有人会说,牧誓八国还有一个羌呢,羌国为什么没有接受册封呢?

是这样的,牧誓八国是后人对《牧誓》中列举的八个方国或者部族的统称,在牧誓原文中,武王只是称他们为庸人、卢人等,而并没有称之为国。这其中,除了羌以外,其余七个已经考证是方国,但羌还难以考证究竟是方国,还是方国群组成的部族。

如果这个羌指的是姜姓部族的话,那么姜姓中的申国、吕国等,应该都受到了武王的册封。但如果这个羌是另有他指的话,是否册封就难以考证了。

除了牧誓各国与姜姓方国外,受到武王册封的还有温国和檀国。

温国的封君是周王国的司寇(相当于司法部长兼大法官),名为苏忿生,原本是河北平原南部邢台一带的苏国贵族,是己姓方国的一员。著名的苏妲己,就是苏国的贵族女子(甚至是公主)。由于苏国紧邻商王畿,对商王国的行政、律法十分熟悉,所以苏忿生在帝辛中后期投奔周国后,很受周国的器重。周国的行政体系与律法体系的构建,可能就得益于苏的投奔。

所以武王克商后,把他分封在河内平原西部的温地(今温县一带),领有十几个城邑,重建温国。夏末商初,商国曾攻灭同为己姓的古温国,时隔500来年,温国复国,只不过国君换成了同为己姓的苏国人。

檀国的国君是檀伯达,伯是排行,达是本名。但他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利。何以见得呢?

《左传》中记载,武王克商后,在管地册封苏忿生与檀伯达,在河内一带建国,而周初青铜器利簋中的铭文则说,武王克商后,在阑师(管地)赐金(青铜)给右史利,利则用这些金来铸造「檀公宝尊彝」。两相对比,利就是檀公,也就是封于檀国的檀伯达。

整体来看,武王分封的规模还不大,范围仅限于周人所控制的关中、河洛、河东、江汉一带,对山东地区并没有涉及,西周时期著名的大诸侯国,基本上都还没有出现。

对于东方的众多方国,周人采用的方式与商类似,都是靠强大的实力为后盾,维持宗藩关系。可以说,武王克商后的周王国,只不过像是换了一个统治集团的商王国,还不是后世普遍印象中的周王朝。

除了统治模式与商王国类似外,武王时期周王国的文化氛围,也有商王国有相似的地方。自季历(周武王的祖父)以来,周人倾慕商国文明,在臣服于商的同时,也在受到商文明的熏陶,比如引进商式的铸铜技术、商式的纹饰图案、商的文字(甲骨文),以及商式的祭祀占卜文化。

到武王克商之后,甚至一度模仿商王国活人祭祀的野蛮礼仪。打败帝辛,进入朝歌后,周人俘虏了大批帝辛派系的臣僚,将他们带回了周王国的龙兴之地岐邑,尽数杀死献祭。

在返回关中的路上,发生了一个小插曲。从管地西归,经过洛阳盆地时,武王登上太室山(嵩山主峰之一),俯瞰洛阳盆地,并决定在这里兴建新的都城。

这本来没有什么,但这个插曲被记录在青铜器何尊的铭文上,里面有周文王一句著名的话,「余其宅兹中国」,意思是在洛阳盆地营建都邑,把洛阳盆地视为「中国」。

这是中国一词最早的出处,虽然铭文上写作「中或」,但与国意义想通(国繁体字为國)。这也让人们了解到,最早的中国一词,是地域名词,指的就是洛阳盆地。

话归正题,武王在小规模分封的基础上,基本上继承了商王国统治中原的模式。这也正常,毕竟周人由一个小邦崛起成为大邦,才短短几十年的时间,在统御中原的问题上,没有任何经验,必然会首先去模仿商的模式。毕竟,商王国依靠这套模式,成功的延续了将近五百年。

如果不出意外,周王国会继承商的统治方式,乃至于商的文明特征,然后在漫长的岁月里逐渐改良,形成类似于商,却又有所不同的周王朝。

就像清入关后,模仿明朝的统治方式,经过顺康雍三朝逐渐改良,形成类似于明却又有所不同的清帝国一样。

但是意外总归发生了,意外的发生,源自于周武王的崩逝。

史书记载,克商后两年,大约公元前1045年,周武王崩逝,作为继承人的武王嫡长子姬诵——未来的周成王,此时只有十三四岁。

按照常理,周人打败商国的时间并不长久,换句话说,周人刚坐上天下共主的位置,形势还并不稳固,需要年长的君主来稳住局面。让年幼的太子姬诵继承王位,真的合适吗?

在后世中央集权的时代,幼主即位,往往会导致权臣的出现。但在部族政治的色彩还没消失、封建体系还没有成熟的情况下,反而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武王临终前,给太子诵留下了几个辅政的贵族,称作顾命之臣。他们分别是周公旦、召公奭、毕公高和太公望。前三者是武王的弟弟,也就是周成王的叔叔,后者是武王的岳父,也就是成王的外公,都是周王的自家人。

这四公中,周公旦还担任了摄政的重任,就像清初幼主在位时,他的叔父多尔衮也担任摄政王一样。不同的是,清帝皇太极突然死亡,并没有指定继承人,清朝多尔衮的摄政王位置,是靠实力在王族争斗中争取来的,而周公旦的摄政之位,更有可能是武王临终前托付的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史书记载,武王克商后,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周公旦还曾举行祭祀,用自己的健康来换取武王的康复。在这种情况下,武王势必要考虑身后安排。而在武王时期,周公旦是最为武王信任和重用的,在其他王弟都还没有封爵的情况下,周公旦就获得了「公」的尊号,并且获封周人的龙兴之地岐地(周地)作为封地采邑。

武王托孤给周公旦,并让他摄政,足以体现周王国「家族企业」的特点,以及「用人还是用自家人可靠」的观念。

但是,周公旦虽然是周成王的叔父,却也是王位潜在的竞争者,武王又怎能放心,面对最高权力的诱惑,周公旦不会取侄儿而代之呢?

除了武王对周公旦足够的信任以外,更重要的应该就是当时的政治格局。在当时,周公旦即便摄政,也做不到大权独揽,在朝中,有同姓王族召公奭、毕公高等和外戚势力太公望的制衡。在地方,也还有管叔鲜、蔡叔度这样的地方大诸侯在朝外牵制。在王公林立的情况下,周公旦老老实实的摄政,待成王成年之后再还政于王,是最理智的选择。

按说,武王的这个布局还算稳定,周王国可以在这种政治格局下过渡到王朝的平稳期,稳住对东方的统治。但其中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,这个环节,就是管叔鲜。

管叔鲜是文王的第三子,是除了周武王外,同辈中最年长的人,而周公旦只是老四。克商之后,管叔鲜被分封在管地,周公旦则位列卿相。但这不代表管叔鲜不受武王信任和器重,恰恰相反,正因为管地的位置相当重要,既要承担监视商国的重任,又要负责为周王国守卫王畿东陲,只有能力超群、倍受武王信任,才能担当这个重任。

如果武王不早死,管叔鲜完全可以本分的履行他的使命,那么在后世,位列中原的大国就不会是郑、卫两国,而会是管国,他的实力和知名度,将会与齐、鲁、晋、燕这些诸侯相提并论。

或者就算武王早死,成王即位,如果周公没有摄政,情况也会正常发展。问题就出在周公摄政上。

周公摄政后,管叔鲜可能并不认为自己的职责比摄政更主要,而且管叔鲜可能认为,自己比周公旦还年长,更有资格成为摄政。此外,管叔鲜更可能认为,武王崩逝是周公捣鬼,周公摄政也会危及成王的王位。

最终,以管叔鲜为首的一些王族诸侯,公开反对周公摄政,甚至刀兵相向,周王朝在开国伊始,就陷入了王族的内乱。

王族内乱的同时,更严重的事情发生了。残商的国君武庚,联合东方的旧属藩邦,开始反攻周国,试图复兴商王国天下共主的位置。

面临这场危机,周公为首的周国集团会如何应对呢?结果又会如何呢?下节继续分析。

-END-

本文为寒山喷史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及原作者。

看更多历史文章,请关注公众号 寒山喷史

责任编辑:永乐大典(残卷)-《终文》(湖北三闸岳满)